1. <dd id="74nsj"><noscript id="74nsj"></noscript></dd>
      <th id="74nsj"><track id="74nsj"><sup id="74nsj"></sup></track></th>
      <dd id="74nsj"><track id="74nsj"></track></dd>

      <th id="74nsj"><track id="74nsj"><dl id="74nsj"></dl></track></th>
      • 無障礙
      • 繁體

      歷史文化

      浐灞地區的歷史變遷-漢唐首都的門戶

      發布時間:2019-04-25 21:37 來源: 浐灞生態區管委會 發布: 系統管理員 瀏覽:

      周秦漢唐時期,關中是帝國首都的所在地。西周建都于鎬,浐灞地區是“王畿”的組成部分,由周天子直接管理。周天子通過分封制與宗法制確立了與各諸侯國之間的聯系。無論是天子巡狩還是諸侯來覲,基本上都要經過浐灞地區。武王伐紂,周公東征,昭王南伐荊楚,厲王奔彘,幽王烽火戲諸侯,這些重大的歷史事件,都與浐灞地區有一定的關系。西周末年,王室衰微。據說周平王東遷時,曾有白鹿游于浐灞之間的原野。此事被認為是秦人受命的征兆。平王東遷之后,秦人在浐灞的歷史舞臺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秦穆公時在浐灞一帶筑有霸城,作為向東方發展的基地。戰國末年,秦國的大軍就是通過這一地區向東方挺進的。王翦率軍伐楚時,秦王贏政曾親自送至灞上,表現出政治家的風度。 

      秦漢時期是我國封建社會的第一個高峰。作為秦都咸陽和漢都長安的東方門戶,浐灞地區受到秦漢王朝的高度重視。史載秦代此地屬內史直轄。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發刑徒70余萬修筑阿房宮和驪山陵。三十七年(前210),葬秦始皇于驪山.

      秦二世元年(前209),周文率秦末義軍攻至戲上。秦二世三年(前207),劉邦克武關,進至藍田,與秦軍戰于芷陽。次年十月,劉邦至灞上,秦子嬰投降,秦亡。十一月,劉邦入咸陽,還軍灞上,與父老約法三章。十二月,項羽設宴鴻門,分封諸侯,自稱西楚霸王。以司馬欣為塞王,都櫟陽,統治咸陽以東地區。八月,劉邦克關中,遷都櫟陽。漢高祖七年(前200)二月,劉邦定都長安。西漢改內史為京兆尹。漢文帝七年(前173),在白鹿原上設南陵縣。兩年后在芷陽故地設霸陵縣。后元七年(前157),六月,漢文帝死,葬于霸陵。景帝前元二年(前155),葬太皇太后薄姬于南陵。武帝元光六年(前129)武帝令水工徐伯開鑿漕渠,于漕渠下口建京師倉。宣帝元康元年(前65)又在龍首原設奉明縣。宣帝黃龍元年(前49),十二月,宣帝死于未央,葬杜陵。元帝建昭四年(前35),六月,藍田地震,山崩岸塏,沙壅灞水,安陵岸崩。王莽地皇三年(22),二月,灞橋災。王莽改霸館為長存館,灞橋為長存橋。王莽天鳳二年(15)改霸陵縣為水章縣。劉玄更始元年,復改水章縣為霸陵縣。建武元年(25),十二月,赤眉殺劉玄,劉秀詔葬之于霸陵。東漢時京兆尹領10縣和1個侯國,霸陵等縣仍歸京兆尹管轄。

      到目前為止,考古工作者在浐灞地區發現的秦漢遺存達100余處。有些遺址相當重要。如考古人員在西安市灞橋區新筑鄉新寺村發現的新寺遺址就是一處漢代建筑遺址。新寺村位于灞河下游東岸,渭河南岸的沖積平原上。這里兩面臨水,平坦開闊,土壤肥沃,林木蔥郁,地理環境十分優越。在新寺村西有一處微微隆起的高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有一些對此感興趣的學者到新寺村進行考察,也有一些外國人專程來到這里,想找到一些蛛絲馬跡。1988年,西安市進行全市文物普查,對這塊高地進行了詳細的調查。通過多次的實地調查,神秘的面紗逐步揭開。原來這塊高地并非“自然造化”,而是由人工夯筑而成。人們在這里發現了3萬多平方米的夯土層,總厚度約1米,夯層厚約6厘米。還采集到大量的古建筑構件,有表面飾以繩紋,內飾布紋或菱形方格紋的筒瓦和板瓦。菱形方格紋鋪地磚,陶五角形管道,二層臺式方形石柱礎,云紋瓦當,“長樂未央”瓦當等。其中“長樂未央”瓦當直徑達22厘米,是比較少見的。這些都是典型的漢代遺物,可以初步肯定,這塊夯土臺基是一處漢代建筑基址,被稱為“新寺遺址”。

      《水經注》載:“自新豐古城西至霸城五十里,西十里則灞水,又西二十里則長安城”。漢新豐古城的位置已經明確了,在今臨潼區北十五里新豐鎮西四里的長穹村附近;漢長安城的位置也是確定的。根據上述記載,按當時的長度單位換算過來,霸城的位置大約就在今新寺村附近。也就是說,新寺村遺址有可能是霸城縣縣治的所在。霸城縣在漢代叫霸陵縣,與漢文帝霸陵有密切關系。漢文帝前元九年(前171)在芷陽縣境內筑陵,取名霸陵。芷陽縣初為秦昭襄王所設,以芷陽宮得名,縣治在今臨潼區韓峪鄉油王村附近,轄區距今西安市東郊及臨潼區西南部。到了漢代芷陽縣轄區依舊。漢文帝在位期間崇尚節儉,修霸陵時并未耗巨資專設陵邑,而是改陵園所在的芷陽縣為霸陵縣,轄區不變,兼作陵邑。學術界有一種看法,漢文帝改芷陽為霸陵縣后,將縣治遷往陵北灞水東,即今新寺村一帶。這種看法有一定的道理。其一,州、縣治所位置的選擇,要考慮許多相關因素。秦設芷陽縣于今油王村一帶,是由當時的地理環境,交通條件等因素決定的。當時的芷陽恰好位于通往峣關等要害地區的大道附近。到了漢代,形勢發生很大變化。漢代東出長安通往函谷關及東部地區有一條新的交通干道——枳道。這是長安東部最重要的交通大動脈,要從灞橋通過。新寺遺址恰恰就在漢灞橋的東口,既扼守長安東面的天然屏障灞河,又緊臨東西大動脈——枳道,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漢文帝將霸陵縣從秦芷陽縣治原址遷于此,既能起到維護霸陵的“陵邑”作用,又能起到鎮守關口,護衛長安,防范東來之敵的作用,一舉兩得。因此,將縣治遷于此,是值得的,也是完全可能的。其二,《關中記》中有這樣的記載:“秦為金人十二,董卓壞以為錢,余二枚,魏帝欲徙詣洛陽,到霸城,重不可致,在今霸城大道南”。霸陵縣于三國魏正始五年改名為霸城縣,因此引文中所稱霸城與漢霸陵縣同為一地。魏時東出長安至洛陽的大道與漢的枳道基本上是一條道,因此將金人“徙詣洛陽途徑霸城,說明霸城就在大道附近,恰與新寺遺址的位置相符合”。其三,新寺遺址的夯土層并非整片相連,而是分布于數處,說明這里不是單體的殿閣建筑,而是有多處建筑,而范圍較大,與縣治的特點能夠相符??傊?,新寺遺址作為霸陵縣治的所在是很有可能的。也有一些學者對新寺遺址作出了其他推測。例如有人推測這里是博太后陵之所在,也有人認為是恭王廟。這些推測目前還找不出特別充分的依據。對新寺遺址的考證尚未得出最后的結論,要作進一步的探究還有待于今后的發掘工作。鑒于新寺遺址的保存狀況及其它重要性,陜西省人民政府1992年4月20日將其公布為第三批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同時公布保護范圍。其重點保護區為新寺村西民宅外東西200米、南北300米。一般保護區與建設控制地帶同上。

      當然,在眾多的秦漢文化遺存中,影響最大的遺跡當首推地勢高爽“灞上”,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白鹿原。此地前臨浐河,后控灞水,渭河西北方的平原盡在眼底,長安、咸陽俱在腋下,是兵家必爭的軍事要地。所以,漢高祖在攻破武關后,即由藍田移師灞上,與東方的項羽爭奪天下。西漢初年,曾長期在此地屯兵,以守衛京師,防御匈奴,演繹出不少動人的歷史故事。灞上不僅是戰略要地,而且被視為大宜子孫的風水寶地。漢文帝和他的母親及妻子都埋在這里。漢文帝劉恒是漢高祖劉邦的第四個兒子,在位23年,以德化民,輕徭薄賦,促成了著名的“文景之治”。后元六年(前157),文帝死于未央宮。遺詔:“厚葬以破業,重服以傷生,吾甚不取”,[1]要求薄葬,陵中明器皆以瓦為之,不以金銀銅錫為飾。漢景帝即位,命中尉亞夫為車騎將軍,屬國悍為將屯將軍,郎中令張武為復土將軍,發近縣卒一萬六千人,內史一萬五千人,在白鹿原與灞河之間的“鳳凰嘴”修建霸陵。霸陵是秦漢時期唯一一座“因山為陵”的陵墓,開創了我國因山為陵的先河,為唐代帝王所效法,在歷史上有重大影響。漢文帝的母親是薄太后。景帝二年(前155),薄太后去世,因劉邦的嫡配呂后已合葬長陵,其孫景帝劉啟按照薄氏的意愿,營建于漢文帝霸陵以南。漢文帝之妻竇氏的陵墓,在霸陵南,故稱南園。這些陵墓的規模及從葬坑的出土文物,不僅展示了漢代墓葬文化的基本情況,而且從一個重要的側面反映了西漢時期經濟文化的發展水平。此外,與白鹿原隔灞河相望的銅人原,也有許多秦漢時期的文化遺跡。如銅人原南有秦始皇焚書坑儒的紅坑,東有邵平種瓜的邵平店,北有漢成帝的“八角琉璃井”。1957年曾在此地出土“灞橋紙”,被有些專家認為是世界上最早的紙。盡管學術界對“灞橋紙”存在著爭議,但它引起了人們對造紙術起源的廣泛關注,具有重大的學術價值。

      魏晉南北朝時期,我國處于長期分裂的狀態,浐灞地區先后經歷了曹魏、西晉、前趙、前秦、后秦、西魏、北周等王朝的統治。三國時期,霸陵一帶屬曹魏管轄。西晉統一后,改霸陵縣為霸城,北周明帝二年,割長安、霸城、山北三縣地,在長安城中設置萬年縣,管轄長安城以東地區。武帝建德二年(573)將霸城并入萬年縣,從而使本區的政區劃分發生了一定的變化。目前在浐灞一帶發現的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文化遺存較少,僅10余處。但據文獻記載,這一時期浐灞一帶曾發生過不少大事。如晉惠帝永興元年(304),河間王司馬顒部將惠帝來長安。永興三年(306),東海王司馬越部將劫惠帝東返洛陽。晉懷帝永嘉五年(311),匈奴漢國大將劉曜等攻陷長安。關中饑困,白骨遍野。永嘉六年(312),晉雍州刺史賈疋等擊敗劉曜,秦王司馬鄴入長安。建興元年(313),司馬鄴即位于長安,是為晉愍帝。晉愍帝建興三年(315),盜發霸陵、杜陵及薄太后陵。建興四年(316),劉曜攻陷長安,愍帝出降,西晉滅亡。晉元帝大興二年(319),劉曜遷都長安,改國號為趙,史稱前趙。

      晉成帝成和四年(329),后趙石勒攻克長安,前趙滅亡。成和八年(333),后趙石虎克長安,徙關中十萬戶于關東。晉穆帝永和元年(345),后趙石苞發關中民十六萬維修長安城闕。永和七年(351),苻健在長安自稱天王,國號大秦。永和八年(352),苻健即大秦皇帝位,史稱前秦。永和十年(354),桓溫伐秦,駐軍灞上。苻雄破桓溫,溫徙關中3000戶南歸。晉穆帝升平五年(361),前秦滅后趙,徙其民于關中。晉廢帝太和五年(370),前秦滅前燕,徙其四萬戶于長安。晉孝武帝太元元年(376),前秦滅前涼,徙涼州豪杰七千戶于關中。晉孝武帝太元八年(383),前秦伐晉,大敗于淝水。太元十一年(386),姚萇稱帝于長安,國號大秦,史稱后秦。晉安帝義熙十三年(417),東晉大將王鎮惡攻入長安,后秦亡。晉安帝義熙十四年(418),赫連勃勃入長安,即帝位于灞上,改元昌武。西魏文帝大統元年(535),宇文泰立元寶矩為西魏文帝,都長安。大統二年,東魏高歡攻長安,關中大饑,出現人相食的慘劇。北周明帝元年(557),宇文覺廢魏帝自立,建立北周,仍都長安。北周武帝建德六年(577),北周滅北齊,徙并州民四萬戶于關中。在這些事件中,最重要的歷史事件有二個:一是東晉十六國時,桓溫北伐,屯軍灞上;二是大夏赫連勃勃攻入長安,在灞上稱帝。

      在東晉與十六國的對抗時期,東晉王朝曾先后四次進行北伐。第一次北伐是祖逖北伐,影響較大,但勢力尚未波及關中。其后韓陀胄北伐、虞亮北伐均以失敗告終。只有桓溫北伐,矛頭指關中。公元354年,桓溫率兵北伐,屢破前秦軍隊,進駐灞上。王猛到灞上求見桓溫,捫蝨而談天下之事,旁若無人?;笢貑枺何衣蚀筌娙腙P,為百姓討賊,而三秦豪杰無人來看我,這是為什么?王猛回答說:“公不遠數千里,深入寇境,長安咫尺而不渡灞水,百姓未見公心故也,所以不至?!辈痪没笢匾约Z盡將要撤退,署王猛為高官督護,要求一起南下。王猛以為東晉門閥專政,不會重用寒人,故仍留在北方。苻堅即位后,重用王猛。王猛輔佐苻堅治理前秦。苻堅以王猛為中書侍郎、尚書左丞、侍中、中書令,領京兆尹。王猛為相前后十六年,政績卓著?!锻趺蛡鳌份d:“猛宰政公平,流放尸素,拔幽滯,顯賢才,外修兵革,內崇儒學,勸課農桑,教以廉恥,無罪而不刑,無才而不任,庶績咸熙,百揆時敘,于是兵強國富,垂及升平”。前秦統一北方后,關中地區出現空前安定繁榮的局面。史載“關隴清晏,百姓豐樂,自長安至于諸州,皆夾路樹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驛,旅行者取給于途,工商貿易于道”,在紛亂的十六國中,算是出現了“小康”的氣象??上н@種局面未能長久維持下去。公元383年,前秦伐晉,敗于淝水,北方再次分裂,前秦的統治也隨之瓦解。

      大夏國的赫連勃勃是匈奴族人。其祖父劉虎,系匈奴北部帥,統率匈奴四千余落。其父劉衛辰系代王拓跋什翼犍女婿。公元407年,赫連勃勃率眾三萬,自稱大夏天王、大單于,年號升龍。此后采用游擊戰術,不斷蠶食后秦疆土。他首先擊潰前來討伐的后秦軍隊,俘其將士二萬余人,戰馬萬匹。然后攻取定陽(陜西宜川縣西北)、安定(甘肅涇川縣交)、杏城(陜西黃陵縣西南)、上邽(今甘肅天水),坑殺俘獲后秦軍士數萬人,占領了后領北地區的大部分郡縣。東晉滅后秦后退回江南,赫連勃勃趁機南下,奪取長安。公元418年,赫連勃勃在灞上即皇帝位,其軍事勢力超過了后秦。當時大夏的疆域“南阻秦嶺,東戍蒲津,西收秦、隴,北薄于河”。不久,赫連勃勃回到陜北,在今橫山縣北紅柳河畔修筑著名的“統萬城”,作為大夏國的國都,而在長安置南臺,以太子赫連璝錄南臺尚書事,鎮守長安。后來赫連勃勃欲廢太子而另立少子赫連倫。赫連璝率兵擊殺赫連倫于高平,勃勃第三子赫連昌又殺赫連璝。公元425年,赫連勃勃病死,赫連昌即位,次年北魏拓跋燾派大將奚斤率兵五萬進據長安,自率精兵二萬襲擊統萬城。428年,大夏為北魏所滅。

      隋唐時期是中國封建社會的鼎盛階段,也是浐灞地區最輝煌的時期。這一時期在浐灞及其附近地區發生過一系列重大事件。史載隋文帝開皇元年(581),楊堅代周建隋,都長安,在關中實行保、閭、族戶籍管理。開皇二年,在龍首原下興建新都大興。開皇三年,遷都大興,改萬年縣為大興縣,鑿龍首、永安等渠,引浐、交等水入新都。開皇四年(584),六月,詔開廣通渠。引渭水至潼關,以通漕運。開皇五年(585),九月,改鮑陂為杜陂,灞水為滋水。隋恭帝義寧元年(617),李淵以二十萬大軍攻克大興城。唐高祖武德元年(618),李淵稱帝,建立唐朝,改大興城為長安城,改大興縣為萬年縣。太宗貞觀四年(630),日本第一批遣唐使到長安。貞觀八年(634),在龍首原上營建大明宮。高宗麟德元年(664),玄奘圓寂,葬白鹿原??傉露辏?69),遷葬玄奘于少陵原。玄宗開元二十二年(734),八月,裴耀卿改革漕運,三年內運米700萬斛入關中。天寶二年(743),三月,陜州刺史韋堅,造廣運潭,使江淮漕船直達京城。天寶七年(748)改萬年縣為咸寧縣。至德元年(756),安史叛軍逼近京師,唐玄宗逃往四川。至德二年(757),郭子儀等大敗叛軍,收復京師。德宗貞元二十年(804),日本留學僧空海至長安,在青龍寺學習密宗。武宗會昌四年(844),武宗滅佛,毀京城佛堂300余所。僖宗乾符七年(880),黃巢陷長安,建立大齊政權。光啟元年(885),李克用、王重榮進逼京師,大肆焚掠。昭宗天復元年(901),宦官韓全海焚燒宮城,朱全忠進入長安。哀帝天祐元年(904),朱全忠脅昭宗遷都洛陽,對長安城進行毀滅性破壞。

      據文獻記載和考古資料,隋唐時期長安是全國的首都,也是最負盛名的國際化大都市,總面積達到80平方公里以上,相當于巴格達的6倍,拜占庭的7倍,洛陽城的1.8倍,比明代南京城大1.9倍,比清代北京城大1.4倍??梢院敛豢鋸埖卣f,唐都長安城是當時世界上最宏大、最繁華、最文明的城市。位于這座城市東郊的浐灞地區隨著城市的繁榮而繁榮。在隋唐兩代,這里是人文薈萃之區,經濟發達,文化昌盛,充滿活力,受到達官顯貴和宗教人士的高度重視。

      由于浐灞一帶具有良好的人居環境,因此社會名流紛紛在此地修建“別墅”,作為休閑游樂的場所。如劉長卿的“霸陵別業”、王昌齡的“灞上閑居”、郭曖的“浐川山池”、李福的“浐川別業”、太平公主南莊、長寧公主東莊等。其中太平公主南莊在灞河附近,唐高宗曾親率近臣到山莊飲宴。當時唐高宗很高興,賦詩一首,群臣多應制附和。宋之問《奉和春初幸太平公主南莊應制》詩云:“青門路接鳳凰臺,素浐宸游龍騎來。澗草自迎香輦合,巖花應待御筵開。文移北斗成天象,酒遞南山作壽杯。此日侍臣將石去,共歡明主賜金回?!碧K颋《奉和初春幸太平公主南莊應制》詩云:“主第山門起灞川,宸游風景入初年。鳳凰樓下交天仗,烏鵲橋頭敞御筵。往往花間逢彩石,時時竹里見紅泉。今朝扈蹕平陽館,不羨乘槎云漢邊?!庇纱瞬浑y看出山莊的秀麗和飲宴的侈華。隋唐時期宗教發達,特別是佛道二教,發展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浐灞地區環境優美,也受到宗教人士的青睞。他們紛紛在此修建塔廟,作為道場。著名高僧玄奘圓寂之后,最初也葬在浐灞地區的白鹿原上。此外,在隋唐時期,浐灞一帶還被一些人視為風水寶地,在這里選擇了自己的墓地。二十世紀以來,浐灞地區出土的唐代墓志多達數百方,說明唐人確實是很喜歡這個地方。

      目前考古人員已在浐灞之間發現隋唐文化遺存115處。其中比較重要的有灞橋、廣運潭、望春樓等。灞橋古已有之,但隋唐灞橋為最有名。如果說浐灞地區是長安通往東方的必經之地,那么灞橋就是東西北交通的咽喉要道。隋文帝開皇三年(583),由長安遷都大興,因大興城在長安城東南方向,為了交通的方便,在秦漢灞橋東南5公里的地方修建了新的灞橋。新灞橋為新型石橋,與大興城(即唐長安)的通化門直對,從而大大便利了京城與東方各地的聯系。到了唐代,長安城人口激增,灞橋空前繁忙。唐中宗景龍四年(710),鑒于灞橋地當潼關路、蒲津關路、藍田關路的交匯處,人流、車流很大,于是在隋代灞橋之南另建一橋,形成南北二橋的局面,以緩解東西交通方面的壓力。唐德宗貞元元年(785),又伐長安諸街古槐,對浐、灞二橋進行了整修。唐朝滅亡后,灞橋被逐漸淹沒在河沙之中。雖然隋唐灞橋的上半部分已毀,但它是我國目前已知跨度最長、規模最大、時代最早的一座大型多孔石拱橋,在中國古橋梁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唐代曾在浐水與灞水之間的洼地上修建了著名的廣運潭,作為重要漕運港口。廣運潭西邊有著名的望春樓。隋唐王朝常在這一地區舉行隆重的迎春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隋唐時期在灞河南岸廣植垂柳。特別是灞橋附近,垂柳更多,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而“灞柳風雪”便成為浐灞地區獨特的人文景觀。每當春和景明,灞橋一帶垂柳依依,風景如畫,引起人們無限的遐思。唐人送別至此,多折柳枝相送,不知演繹了多少人間佳話,而文人墨客,也不知寫出了多少千古絕唱。直到明清時期,許多地方仍流傳著折柳相送的風俗。這種風俗充滿了人文關懷,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除折柳送別之外,隋唐時期浐灞一帶還盛行著拔禊的風俗。祓禊也稱“祓除”、“修禊”、“祓齋”,是指在郊外水濱舉行的洗浴活動。隋唐之際,三月三日攜酒食踏青祓禊蔚然成風。唐代三月三日祓禊多在曲江進行,故杜甫詩云:“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除曲江外,涇、渭、浐、灞諸水之濱亦為都人祓除之地。唐代帝王常來浐、灞祓禊,故唐詩中有“元巳秦中節,吾君灞上游”,“君王來祓禊,浐灞亦朝宗”的詩句。三月上巳,春暖花開,浐灞兩岸,綠樹成蔭,環境優美,故成為祓禊的理想之地。祓禊不只是一種娛樂活動,也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溫文而雅的隋唐文化。

      遺憾的是,繁華似錦的長安城在唐末被徹底毀滅。唐昭宗天祐元年(904)正月十三日, “(朱)全忠率師屯河中,遣牙將寇彥卿奉表請車駕遷都洛陽。全忠令長安居人按籍遷居,撤屋木,自渭浮河而下,連甍號哭,月余不息”。經過這次浩劫,一代名城,化為灰燼。浐灞地區也遭受了巨大的創傷,到處是殘破的景象。五代以后,中國的政治、經濟、軍事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東部地區成為歷代關心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